打造中国最大的
AI信息汇总平台


AI画画的工分都给人类记上,AI图片侵权第一案宣判

AI画画的工分都给人类记上,AI图片侵权第一案宣判插图

机器先放放,人类已经要赔钱了。

01

有人指挥AI画了张美人图,你看着感觉图不错,心说这图这也不是人类自己画的,AI也不会跑过来找你维权,遂把这张图,发在了自己的百家号上。

美人还在你的百家号上笑,法院的判决已来到——你得赔钱。

2023年2月,小红书用户“董二千”发布了其用Stable Diffusion生成的图片,一个月后,百家号账号“我是云开日出”以去除水印的方式,搬运发布了上述图片,作为自己原创诗歌《三月的爱情,在桃花里》的配图。

日前,北京互联网法院对“董二千”起诉“我是云开日出”,侵犯AI绘画图片著作权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该案也被称为AI生成图片相关领域著作权第一案。

02

被告“我是云开日出”的内心,也许是非常不平衡的,我好歹原创了一首诗,“董二千”的图都是机器画的,原告你干了啥?

判决书认认真真展示了,原告都干了啥?

首先,跟那能画画的AI接上头,就得分三步走。

AI画画的工分都给人类记上,AI图片侵权第一案宣判插图1

跟会画画的Stable Diffusion接上头以后,就来到了prompt环节,那也不是就说“美美美美美”,就能让AI明白的。

这个诉讼中的原告“董二千”,输出了“梦幻般的黑眼睛,红褐色的辨子”等等等等细节,还有“胶片仿真,柯达黄金肖像100.35mm,佳能50f1.2”这样的技术口径。

以及几大箩筐的反向提示词。

在得到第一版图片后,原告还增加了提示词,修改了参数。

你如果觉得,这有啥技术含量啊。

不妨想想每次点菜的时候,你边说“吃啥都行”,边把菜单推给旁边人的样子。

03

“董二千”跟AI唠的这个嗑儿的知识产权价值,是被法院认可的。

在判决中,一审法官表达了这样几个观点——

首先,关于“智力成果”——原告给出的提示词中,包含“超逼真照片”的艺术风格,“日本偶像”的主体基调,人物的皮肤状态、眼睛和辨子的颜色等细节,“胶片纹理”的风格等等。整个过程来里,原告进行了一定的智力投入。

所以,涉案图片具备了“智力成果”要件。

其次,虽然原告并没有动笔去画具体的线条,甚至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告知 Stable Diffusion 模型怎样去画出具体的线条和色彩。但是,原告对画面元素通过提示词进行了设计,在获得了第一张图片后,其继续增加提示词、修改参数,不断调整修正,这一调整修正过程亦体现了原告的审美选择和个性判断。

AI画画的工分都给人类记上,AI图片侵权第一案宣判插图2

所以法官认为,涉案图片也具备了“独创性”要件。

第三,非常关键的一点。一审法官认为,因为“人们利用人工智能模型生成图片时,本质上仍然是人利用工具进行创作”。而鼓励创作,是著作权制度的核心目的。人工智能生成图片的,只要能体现出人的独创性智力投入,就应当被认定为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总结一下,北京法官的态度,AI纯纯就是个工具,你一笔没画,也是你的作品,唠嗑儿也有知识产权。

04

然而,并不是在地球上每一个地方,都能把AI画画的工分,全记人类头上的。

金杜律师事务所的《浅谈AIGC的可版权性——美国、欧盟、英国与中国之比较》阐述中,有一个可参考对比的案例。

美国艺术家克里斯蒂娜・卡什塔诺娃创作的一本名为《Zarya of the Dawn》的科幻漫画书,该漫画书的部分图像,是由人工智能平台Midjourney根据卡什塔诺娃的指令创建。

AI画画的工分都给人类记上,AI图片侵权第一案宣判插图3

美国版权局几经纠结,得出AI的工分不能记给人类的结论——卡什塔诺娃只为AI系统提供了目标生成图像的提示和参数,这种提示和参数并未证明卡什塔诺娃对Midjourney结果的输出有足够的控制权,无法使她有资格成为这些AIGC的作者(或合作作者),并认定这些图像不是具有创造性的、人工创作的艺术品,无法获得版权保护。

最终,克里斯蒂娜・卡什塔诺娃对《Zarya of the Dawn》注册成功的版权,仅限于“作者创作的文字和对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的选择、协调和安排”。

而在英国的法律中,不仅计算机的工分可能不会单独记给人类,甚至给了AI单独记工分的空间。

唯一能看出来英国法律对人类的一点偏爱是,根据英国法律,完全由AI生成的作品,可能获得版权,这种作品的保护期缩是50年;而由人类作者创作的作品的保护期为70年。

不过,这样的设定也许是因为,在英国人的逻辑中,AI的创作能力日新月异,人家也看不上那么长的保护期。

AI画画的工分都给人类记上,AI图片侵权第一案宣判插图4

在这里,值得停下思考一秒钟的问题是,在“董二千”和“我是云开日出”的诉讼中,虽然“董二千”也无法完全掌控AI的创作结果,但主审法官颇为果决地认定,AI只是供人类驱使的纯纯工具。

而在卡什塔诺娃无法证明她对Midjourney结果的输出有足够的控制权时,AI的创作就不能被计入人类的创作。

这两个判断背后,有一个根本性的原点差异——你是否承认AI独立的创作,或者说,是否承认AI拥有意志的可能?

如果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就不要着急回答这个问题,也许也不该回答这个问题。毕竟,鲜有人知道,在OpenAI那半个月看似闹剧的宫斗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欢迎免费使用GPT对话,感受ChatGPT的魅力!AI爱好者 – 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 (aiahz.com)

ChatGPT国内版本,无需梯子,也能体验Chatgpt-AI爱好者 (aiahz.com)

长按扫描二维码进群领资源

OpenAI|ChatGPT新功能,搜索Bing获取答案插图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AI爱好者 » AI画画的工分都给人类记上,AI图片侵权第一案宣判

评论 抢沙发

欢迎来到AI爱好者

我们旨在打造一个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致力于为所有AI爱好者,创业者和使用者提供优质服务. 我们的宗旨是为广大用户提供免费解决方案,您可以通过问答形式提出与AI相关的任何问题.

AI社区AI工具

安全服务战略合作伙伴:麒麟盾 SCDN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