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国最大的
AI信息汇总平台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

  新智元报道  

  【新智元导读】谷歌有大麻烦了!外媒爆料说,Bard的训练数据部分来自ChatGPT。谷歌可能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3月29日,外媒The Information曝出了一个惊天大瓜!

  谷歌的离职员工、已跳槽OpenAI的顶级研究员竟然曝出——Bard竟是用ChatGPT的数据训练的!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1

  如果事情为真,这可真算得上是谷歌的顶级丑闻了。

  对抗ChatGPT的AI,竟然用的是ChatGPT的训练数据,这可太讽刺了。

  并且,这也明显违反了OpenAI的服务条款——要知道,微软拥有将ChatGPT用于商业目的的独家许可,谷歌因此很可能要吃官司。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2

  训练Bard,谷歌竟‘借用’了ChatGPT的数据?

  Jacob Devlin这个名字,可谓如雷贯耳。谷歌在2018年发表的BERT模型的论文,Devlin就是一作。

  正是这篇论文,引发学术界AI研究的热潮。而Devlin的研究,可以说为谷歌和OpenAI的语言模型奠定了很大的基础。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3

  论文地址:https://arxiv.org/pdf/1810.04805.pdf

  虽然Devlin跳槽到OpenAI,是今年1月的事,我们很早就知道了。

  但是Bard用ChatGPT数据训练的事,却是最近才曝出。

  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Devlin从谷歌离职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发现谷歌用于对抗ChatGPT的种子选手——Bard在训练时,用的正是ChatGPT的数据。

  他警告了CEO劈柴和其他高管,告诉他们Bard团队正在使用来自ShareGPT的信息训练,随后辞职。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4

  爆料一发出,业界人士们都炸了。

  有网友评论道:‘这可是业内大忌啊。’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5

  而当事人之一、ShareGPT的创建人Steven Tey表示,其实自己早就知道这个事了,并且此事早就在谷歌内部传开,许多员工对此很不满,很担忧。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6

  随后,他又发帖说,这下,猫可从口袋里跑出来了吧。(谚语,指无意间泄密)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上周关闭了ShareGPT的Explore页面,其中有超112k的共享对话数据。

太疯狂了!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7

  其实是个‘套壳’ChatGPT?

  ShareGPT,是Steven Tey和Dom Eccleston在2022年12月共同创建的一个Chrome扩展,能够捕捉和分享人们在ChatGPT中的对话内容。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8

  通过捕获他人与ChatGPT的完整对话,ShareGPT能生成一个URL。通过这个扩展,人们可以直接分享URL,省去了截取多个对话截图的时间。

  也就是说,如果用ShareGPT的信息训练Bard,很可能把Bard训练成一个‘翻版ChatGPT’。

  据内部人士透露,Devlin发出警告后,谷歌立马停止了利用这些数据来训练Bard。

  但在外媒The Verge就该事件询问谷歌发言人Chris Pappas时,他却否认了。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9

  他很肯定地说,‘Bard的训练没有使用任何来自ShareGPT或ChatGPT的数据。’

  到底用没用呢?此事目前还是个罗生门。

  有意思是,OpenAI此前就经常陷入争议,许多网站和艺术家指控ChatGPT是从自己这里窃取的数据。

  而今天,这是第一次有人指控别的公司从ChatGPT窃取数据。

  就是说,贵圈真的是个圈。

  谷歌的反击,有些狼狈

  此前,大火的ChatGPT整合进必应中,已经导致了谷歌的股价下跌。

  搜索巨头地位被撼动的谷歌,正在不顾一切地迎头追赶。

  结果Bard在发布会上当场出错,让谷歌沦为笑柄,市值蒸发1000亿。

  遮遮掩掩了一个多月,Bard终于正式开放。大家使用后发现,Bard正确率不算高,写代码也不太行,比起ChatGPT来,要更拉跨一些。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10

  而最关键的问题其实是,Bard已经晚了一步。即使正式发布,媒体和坊间都反响了了,似乎无人在意。

  而Devlin离职谷歌、加入OpenAI的选择,更是寓意深刻——既然谷歌如此严重依赖ShareGPT,那大神就干脆加入OpenAI,不用中间商。

  而更严重的是,微软拥有将ChatGPT用于商业目的的独家许可。

  因此,Devlin担心谷歌以这种方式使用数据,违反了OpenAI的服务条款。如果此事得到证实,谷歌很可能面临诉讼。

  当然,OpenAI也并不清白。训练ChatGPT的数据,也是从公共互联网上‘借用’的。这些内容,其实也未经艺术家、作家、摄像师等人类创作者的许可。

  虽然微软最近确实宣布了一些补偿计划,要补偿为Bing Chat的答案做出贡献的内容创作者。

  但说到底,无论是谷歌还是微软,它们唯一真正关心的事情,还是股东的利润。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11

  谷歌大脑和DeepMind联姻

  而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中除了有上面那个大瓜,还有另一个瓜。

  ChatGPT自去年11月ChatGPT爆火之后,谷歌和OpenAI之间的军备竞赛,就日益剑拔弩张。

  现在,为了对抗ChatGPT,谷歌的两个最强‘大脑’——DeepMind和Google Brain,已经选择了强强联手。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DeepMind和Google Brain最近几周正在开发与OpenAI竞争的另一产品,内部代号为Gemini(双子座)。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12

  Sundar Pichai、Demis Hassabis和Jef Dean(从左起)

  自谷歌2014年收购DeepMind以来,DeepMind先后发布了几款令人世人惊艳的人工智能,比如AlphaGO、AlphaCode、AlphaFold。可以说,风头远远超过了谷歌。

  自ChatGPT发布后,谷歌大脑时不时更新一些进展,然而DeepMind一直还公布近来的大动作。

  而现在,Alphabet这两个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员工都认为,OpenAI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们。再加上,许多关键工程师和研究人员纷纷流向OpenAI,让谷歌内部人士纷纷堪忧。

  加上上周Bard向部分用户开放后,表现又比不上ChatGPT。

  眼看自己亲手培养的孩子Bard不如人意,谷歌研究人员干脆再要一个,目标是要能与GPT-4一战。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13

  由此看来,Gemini(双子座)重要性不言而喻。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谷歌大脑的负责人、谷歌资深人工智能研究主管Jef Dean已经在该项目中都自己手动敲代码了。

  可以说,Gemini的诞生是被迫联姻的孩子。因为,此前DeepMind和Google Brain这两个实验室很少相互合作或共享计算机代码。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但现在,由于双方都希望开发自己的机器学习模型,以与OpenAI竞争,而且需要大量的计算能力。因此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合作。

  如今,这一努力让谷歌在搜索和云方面等无数团队的产品路线,因ChatGPT的竞争而受到了动摇。

  没钱赚,Google Assistant重组

  这不,就在近日,Google Assistant部门面临重组,以专注研发Bard。

  在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Changes to Assistant and Bard teams’中,列出了许多高管变动。

  一位Google Assistant工程副总裁Amar Subramanya现在将领导Bard。而另一位工程副总毛建昌‘因个人原因’离开了谷歌,谷歌商务部门副总裁Peeyush Ranjan成为了接盘者。

  Google Assistant业务部门副总裁兼负责人Sissie Hsiao在这份备忘录中称,‘鉴于Bard团队的不懈努力,我们希望继续支持并执行未来研究项目。’

  这听起来像Assistant团队现在支持谷歌以对抗ChatGPT‘红色代码’的战斗。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插图14

  Google Assistant注定是失败了吗?其实,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该部门正在走下坡路:

  • 从2016年到2021年,Google Assistant在五年内发布了八个主要的扬声器/智能显示器硬件,但硬件发布似乎已经停止。上一次硬件发布是在2021年3月。那是整整两年前的事了。
  • 2022年,谷歌从两个内部产品线中移除了Assistant支持:Nest Wi-Fi和Fitbit可穿戴设备。
  • 2022年还看到了The Information的一份报告,该报告称谷歌希望‘减少投资开发其用于汽车和非谷歌制造的设备的Google Assistant语音辅助搜索’。
  • Google Assistant的驾驶模式于2022年关闭。
  • Google Assistant的‘Duplex on the web’功能也于2022年关闭。
  • Google Assistant的一项核心独特功能Reminders即将被关闭,取而代之的是Google Task Reminders。
  • Google Assistant从来没有赚钱过。硬件以成本价出售,没有广告,而且没有人支付月费来使用 Google 助理。处理所有这些语音命令的服务器成本也很高,尽管一些较新的设备已经以隐蔽的成本削减举措转移到设备上处理。Assistant 最大的竞争对手亚马逊 Alexa 也处于同一条船上,每年亏损100亿美元。

  从Google Assistant这些年的发展也可以看出,谷歌的运作方式真的太封建了。

  这家公司似乎有一种约定俗成的观点,即让项目在现有产品(如地图或助手)的支持下运转,才是一种可靠的挣钱方式。

  因此,尽管公司里已经囤积了许多世界上最优秀的AI研究人员,但他们的才能似乎只能受困于企业战略的轨道。

  在Bard之前,谷歌这些年在AI市场化上的进步,无非就是不断改进Google Assistant等一些小玩意,用AI做一些边角料。

  这样一个巨头,本应是顺应趋势、推动潮流、搅动世界的。

转载:https://tech.sina.com.cn/csj/2023-03-31/doc-imyntvpi7135338.shtml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AI爱好者 » 谷歌Bard被曝剽窃ChatGPT?BERT一作跳槽OpenAI,揭惊天内幕

评论 抢沙发

欢迎来到AI爱好者

我们旨在打造一个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致力于为所有AI爱好者,创业者和使用者提供优质服务. 我们的宗旨是为广大用户提供免费解决方案,您可以通过问答形式提出与AI相关的任何问题.

AI社区AI工具

安全服务战略合作伙伴:麒麟盾 SCDN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