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国最大的
AI信息汇总平台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

“这可能是 AI 在音乐行业中争议最小的一次应用了。”

11月2日,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上线了他们的“新”歌。但这支伟大摇滚乐队,早在 1970 年就解散了啊!也有两名成员早不在人世:约翰·列侬 1980 年遇害,乔治·哈里森 2001 年死于癌症。

原来,上线的这首 Now And Then,是因为用上了 AI,才让原本音源质量不佳而被搁置 30 年的 demo,得到重生。

就在11月2日,这首歌的音源已经上架各大流媒体,还将在北京时间 11 月 3 日晚上 9:00 释出 MV。

不少人的评价是“这听起来就像是披头士会唱的歌。”

早在 1994 至 1996 期间,当时在世的三位披头士成员就曾尝试修复、续写过几首列侬的遗作,并以披头士之名发表,收录在 Anthology 合集中。但其中一首 Now And Then 因为录音质量欠佳,人声和钢琴叠加在了一起,以及乐队成员喜好等原因没有完成制作,至今搁置了快 30 年。

这首歌之所以能够成型,是因为利用 AI 从已故乐队成员列侬的一段素材小样中,成功提取到了一段纯净的人声音轨。本质上,就是用 AI 识别列侬的声音,然后将其从嘈杂的环境声中分离出来。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1

图源:Unsplash

“这可能是 AI 在音乐行业中争议最小的一次应用了。”科技媒体 CNET 写道。

眼下,当人们谈到 AI 在艺术领域的应用,尤其是 AIGC 的快速崛起时,常常将 AI 视为“破坏者”——它完全打破了艺术创作原有的逻辑和路径。

但这次披头士和 AI 的结合,让我们看到了 AI“为人所用”的另一面。

  等待 AI 拯救的歌曲  

1978 年,约翰·列侬坐在自己纽约公寓的钢琴前,用盒式录音机录下了还未完成的歌曲 Now And Then。但就在两年后,他不幸遇害离世。

Now And Then 连同其他几首素材小样被贴上了“献给保罗”的标签封存,最终由列侬的遗孀小野洋子于 1994 年交到了保罗·麦卡特尼的手上。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2

Free As a Bird|维基百科

其中,Free As a Bird 和 Real Love 这两首歌经重新制作顺利发表,但如果你听过便会发现,原曲和续写部分有着明显的断层,两部分的录音品质不同。受囿于当时有限的技术,乐队没法将列侬的声音从伴奏中分离出来,只好叠加在原曲之上创作。

而 Now And Then 的录音质量比以上两首还要更差,甚至还把当时列侬公寓里电路发出的“嗡嗡声”也录了进去。乐队几番尝试后就放弃了,这一搁置又是快 30 年过去,直到遇见成熟的 AI 技术。

  因为“偷懒”而诞生的技术  

麦卡特尼此次使用的 AI 技术,受启发于团队制作披头士纪录片 Get Back(2021)时一个偷懒的办法。

Get Back 记录了披头士录制专辑 Let It Be 的过程和那场著名的“屋顶演唱会”。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3

The Beatles’ rooftop concert, 3 Savile Row, London, 30 January 1969|维基百科

成片整整有 8 个小时,原始素材的庞大体量可想而知,加上还有大量的谈话内容需要整理,当时的录音编辑 Emile de la Rey 一心想偷懒,他有了主意:通过训练计算机模型来识别乐队成员的对话,并进一步将这些语音信息,从背景噪声和他们的乐器声中分离出来,这样后期便可以快速定位和剪辑。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4

麦卡特尼和列侬跨时空对唱丨YouTube 截图

这个方法很受用。麦卡特尼在后来的演唱会上也用上了这项技术。他在演唱 I’ve Got a Feeling 这首歌时,跨越时空和列侬完成了一次对唱。其中列侬的声音素材就提取自“屋顶演唱会”的现场录音,虽然当时屋顶的录音环境非常复杂,但通过 AI 处理后还是得到了一段较为清晰的演唱片段。去年披头士专辑 Revolver 的再版重新混音工作,也是先从原始录音文件中分离出不同的音轨,再进行后期的处理。

被搁置了快 30 年的 Now And Then 也成为了此项技术的获益者。麦卡特尼在采访中提到,从粗糙的录音文件中提取出纯净的列侬的歌声,正是 AI 帮的大忙,AI 让后续的加工制作成为了可能。

实际上,我们身边也有类似的技术,只不过是“反向使用”。Apple Music 于去年底推出的“唱歌”功能,可以借助 AI 将歌曲的人声减弱,实现伴唱的功能。这样不需要专门寻找伴奏带,随时都可以“K 歌”。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5

图源:Apple

在这次 AI 修复后,列侬的声音更加纯净了,能更好地融入到整首歌曲中。另外,这首歌当时并不完整,团队并没有用 AI 续写,而是靠乐队的真实演出来填充。这都让这首歌的“AI 味”没那么重。

  “这有点吓人,但也令人兴奋”  

随着近些年 AI 技术的快速发展,AI 在音乐领域所扮演的角色也在迅速改变。从试探你听歌喜好的推荐算法,变成一名全能的内容创作者(AIGC),从“猜你喜欢”变成“写你爱听的”,后者显然来的更为直接,或者说高效。

2016 年,索尼计算机科学实验室的 AI 辅助音乐制作服务 Flow Machines 曾创作了一首模仿披头士风格的歌曲 Daddy’s Car,我还记得当时听到时的震撼,因为确实很有“那味儿”。

而这两年,AI 生成的歌曲就更“有模有样”了,比如现象级的“AI 孙燕姿”,最后连孙燕姿本人都在感叹:“这种新技术将能够大量炮制每个人所需要的一切。”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6

图源:Unsplash

相比 AIGC 这股“洪流”,这次披头士和 AI 的结合给人们带来的冲击要“温和”很多。我想主要还是因为这次 AI 的参与主要是为了对声音进行“还原”,而不是“造假”。

试想一下,如果这次的新闻是“虚拟的约翰·列侬将参与录制披头士的最后一曲”,我猜很多乐迷在情感上是无法接受的。

面对现在 AI 在音乐行业的应用,麦卡特尼在采访中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有点吓人,但也令人兴奋,因为这就是未来,我们不得不面对它。”

我们该如何看待 AI 和艺术创作的关系呢?AIGC 引发“恐慌”的阈值在哪里?这些都是值得讨论的问题,相信未来几年也会经常被提起。

作为一名普通的内容消费者,可能无法避开未来的 AIGC 趋势;从创作者角度来看,目前确实到来了一个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是全面拥抱新技术,还是坚守自己的情感表达?如何更好地使用 AI,又该如何解决版权问题?

这些问题恐怕现在还很难有答案,或许仍需要经历更多的实际应用和议题讨论后,我们才能逐渐找到科技和人文的“最大公约数”。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7

伟大的乐队丨维基百科

从目前来看,人们对披头士用 AI 完成“最后一曲”这件事态度偏向积极,因为这件事展示了工具可以如何更好地为我们所用。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插图8

“最后一曲”限量版磁带,上有列侬的字迹丨Apple Corps Ltd

相信未来业界也会有更多同类应用。毕竟,有太多经典乐队需要 AI 来弥补遗憾了。

参考文献

[1] https://www.bbc.com/news/entertainment-arts-65881813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w_and_Then_(John_Lennon_song)

欢迎免费使用GPT对话,感受ChatGPT的魅力!AI爱好者 – 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 (aiahz.com)

ChatGPT国内版本,无需梯子,也能体验Chatgpt-AI爱好者 (aiahz.com)

长按扫描二维码进群领资源

OpenAI|ChatGPT新功能,搜索Bing获取答案插图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AI爱好者 » 披头士搁置 30 年的“最后一曲”,因为 AI 重生了

评论 抢沙发

欢迎来到AI爱好者

我们旨在打造一个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致力于为所有AI爱好者,创业者和使用者提供优质服务. 我们的宗旨是为广大用户提供免费解决方案,您可以通过问答形式提出与AI相关的任何问题.

AI社区AI工具

安全服务战略合作伙伴:麒麟盾 SCDN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