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国最大的
AI信息汇总平台


中国ChatGPT元年,三大“流派”浮出并行

中国ChatGPT元年,三大“流派”浮出并行插图


开年以来ChatGPT的热浪,带来了一场全民的科技狂欢。

中国ChatGPT元年,三大“流派”浮出并行插图1

回顾这百天来,大厂们争相布局拼手速、上市公司狂蹭概念股价飙、创业者们带资进组谋二春、网友们吃瓜不断忙调侃、媒体舆论乐此不疲忙追更……而上一波这样的商业热潮,是来自于2021年3月美国游戏公司Roblox上市所引爆的元宇宙概念,那一年也被称为元宇宙的元年。

今年,是中国ChatGPT的元年。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来表态正研发类ChatGPT相关产品、应用,或将相关技术引入业务的国内企业已超过100家,其中不乏技术实力、研发资本雄厚的巨头,以及在垂直细分领域深耕的王者,但也少不了“蹭热度”的各路玩家。

随着OpenAI的迭代升级,ChatGPT的热度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吸引着全球数以亿计的用户流量。最新的消息显示,OpenAI已宣布解除部分ChatGPT的联网限制,并且推出插件功能,赋予ChatGPT使用工具、联网、运行计算的能力,商业化野心渐显。

面对国外领先技术带来的持续冲击,国内头部企业再也坐不住了,开启花样追逐模式。从目前主导企业以及发展方向看,在国内的类ChatGPT产品发展路线上,已经基本形成了通用型、垂直型、创业型这三大流派并行的格局,三方都希望实现GPT从技术到产品、场景的商业化落地。

每一次大的技术革新,总归要经历从喧嚣到理性,面对当前全民狂欢的现状,我们需要通过洞悉不同的发展路线及其特点,来思考未来中国的ChatGPT亦或人工智能之路又该如何走?

01
通用型派别:一手炼丹一手发电

去年11月底ChatGPT刚发布时,国内大厂便已关注到生成式AI技术所带来的颠覆性变革,百度、阿里、华为、腾讯等一众大厂,以晒应用、发产品甚至组建团队等方式,在今年集中释放或加大投入做通用型ChatGPT的消息,以抢占这种技术应用的高地。

率先发力的是百度。3月16日,百度正式推出新一代大语言模型的生成式AI产品“文心一言”,虽然与前一日刚发布的ChatGPT-4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在表现上,“文心一言”某种程度也具备了对人类意图的理解能力,回答的准确性、逻辑性、流畅性,都逐渐接近人类水平。

定位上,李彦宏认为文心一言是通用的赋能平台,希望金融、能源、媒体、政务等千行百业,都可以基于这个平台来实现智能化变革,实现效率提升,创造巨大的商业价值。截至3月27日,申请文心一言API调用服务测试的企业已有12万家。

最近,华为云的盘古系列AI大模型也即将正式上线,该大模型由NLP大模型、CV大模型、多模态大模型、科学计算大模型等多个大模型构成。相比文心一言,华为盘古大模型除了NLP能力之外,还可应用在分子、金融、气象等更广泛的领域。

百度、华为争相“上新”,而阿里和腾讯更强调自身的积淀和应用规模。比如阿里云称已持续推出多个版本的中文多模态预训练模型M6,参数逐步从百亿规模扩展到十万亿规模,已在超40个场景中应用,日调用量上亿。腾讯方面则透露腾讯混元AI大模型覆盖NLP、CV、多模态等基础模型和众多行业与领域模型,还推出了万亿中文NLP预训练模型。

除了上述已有的玩家,新的玩家也在组队加速入场,并且还放出一些具体计划。典型的如字节跳动,其将在大模型方面布局、在语言与图像模态方面发力,团队在今年组建并在年中推出大模型。而360此前也表示,正计划尽快推出类ChatGPT技术的demo应用,在继续全力自研生成式大语言模型技术的同时,还要占据场景做出相关产品服务。而最新的消息,是周鸿祎在29日的发布会上,以“彩蛋”的形式现场展示了360的大语言模型产品——具有类ChatGPT能力的360搜索。尽管产品还未正式命名,但一经放出却被网友戏称叫“红孩儿”。

从这一波做通用型ChatGPT的大厂来看,除了本身都具有雄厚的资金外,背后都有着非常现实的业务考量,既要“炼丹”也要“发电”。

在“炼丹”方面,大厂内部本身有着多个产品线,也急需AI去更好的提升效能,通用型的做出来了,可以先用于内部产品线,而做好了,还能对外赋能开放。比如百度目前所有的产品无论是搜索、小度、贴吧、文库、网盘、地图,都可以把文心一言的能力集成进去,这对外部企业同样如此。而且相比做智能电动汽车寻求第二增长曲线,ChatGPT对搜索业务所带来的颠覆性和紧迫感,可能会让百度和360感受到更强烈的生存压力。

而在“发电”方面,算力、算法、数据、场景是跑通大模型的四个关键要素,又以前两者的困难最大,而这正是大厂所具备的优势。比如这些大厂基本上都拥有自身的云计算业务,并且还占据国内较大份额。随着ChatGPT在全球的流行和全面提速,AI相关应用主要依赖云厂商庞大的算力与网络资源支持,且需求量日渐增长,有望推动相关硬件基础设施的不断扩容升级,这也是新的市场机会。百度就称,AI大模型会颠覆整个云计算市场。

可见,剑指通用型ChatGPT的大厂,虽未言明,但意已现。

02
垂类型派别:更快落地实现“数据飞轮”效应

ChatGPT的出现,展现出大语言模型在理解人类意图、内容生成方面的强能力。但是作为一个通用模型,ChatGPT在教育培训、医疗保健、娱乐游戏、金融、自动驾驶、电商营销等垂直领域的效果,还无法满足某些场景的需要,也不能直接照搬,尤其是一些专业性的领域,由于数据库的开放性有限,获取信息的壁垒会更高。

在大厂们把通用型作为发展重点,开疆拓土抢高地的同时, AI在垂直领域也有着更多的机会,甚至在落地上有着更高的可能性和更快的普及速度,这也构成ChatGPT生态中一股重要的力量。

教育领域被认为是ChatGPT最容易落地和有望做出巨大颠覆的细分场景。ChatGPT的应用潜力巨大,可以帮助学生和教师实现更加个性化、高效和智能化的学习和教学模式。今年2月,有道AI技术团队称已投入到ChatGPT同源技术(AIGC)在教育场景的落地研发中,会在AI口语老师、中文作文批改等细分学习场景中尝试应用。

据媒体最新报道,网易有道自研的教育场景下类ChatGPT模型将于近期推出,模型名字确定为“子曰”。基于“子曰”研发的AI口语老师和中文作文批改DEMO已完成,近期开放内测。此外,包括科大讯飞、好未来、世纪天鸿等多家教育公司均透露了类ChatGPT的产品和技术信息。

在专业的金融和投资领域,作为面向金融领域的垂直类人工智能企业百融云创,采用了ChatGPT同源技术的智能语音机器人也已在实践中落地应用,不仅语音识别准确率高,而且预训练模型下可以实现多轮对话,可用于金融行业的零售业务线。

京东云指出,ChatGPT在通用性方面已经展现出强大的能力,但在忠实度、可信度、精准度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这主要是由于在中间层缺少垂直的产业知识和领域知识,难以在真实应用层广泛落地开花。所以,基于产业需求,京东云旗下言犀人工智能应用平台将推出ChatJD,定位为产业版ChatGPT。

此前,李彦宏也坦承,“从本质上来说,ChatGPT是一个通用的模型,对于某些特定领域并不擅长。大公司一般都从通用型的产品做起,初期他们不会特别关注某个细分垂直行业。当你在这个细分领域内做到极致,你对用户需求的积累是不容易被直接复制的。然后再去拓展到其他领域,那就比较有竞争力。”

而在ChatGPT相关的垂直领域,又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垂直类AI应用公司,比如专门做语音合成、语音转换的AI公司、专门做OCR文本识别的AI公司、专门做图像、视频检索等AI公司等;第二类是跟硬件的结合,比如汽车车内的聊天、信息检索查询甚至是环境识别、故障排除等等,都可以跟ChatGPT的AI结合;第三类的核心就是寻找到ChatGPT能适用的应用场景,比如教育、金融、医疗、客服等等。

但要做好垂类的ChatGPT,也并非简单把自己的产品或者场景中加上人工智能就行,需要AI专家做大量针对性的模型训练,以及对专业领域的语料进行“投喂”。这就考验企业在既定领域的深度理解和信息积累,需要技术发展的助力,同时更需要行业经验、数据以及资源的沉淀。

比如上述提到的网易有道,能够在教育场景下较快明确类ChatGPT技术的应用方向,与其在教育内容、智能硬件和技术方向上的积累关系颇深。通过 “内容+硬件+AI”生态闭环的建立, 依靠在垂类领域深耕积累的数据,快速打通产业链条,进而实现商业化落地。目前来看是有道在内的玩家进行相关布局的一个关键优势。

可以说,在“中国版ChatGPT”的发展中,如果要尽快实现产品的落地和商业化,最终发挥作用的往往不是大模型,而是这些垂直细分场景,可以跑出“数据飞轮”的效应。

当垂类型派别基于已有的数据和场景,再结合更低成本的算力、算法,建立起用户真实反馈与模型迭代之间的飞轮,当反馈越多,模型迭代速度越快、越成熟时,这些垂类行业所积攒的数据又能成为自研大模型的“飞轮”,最终带领整个中国团队实现弯道超车。

03
创业型派别:不确定性下藏着更大的野心

在国内看好ChatGPT的队伍中,除了已有的互联网或科技公司外,还有一股新生的力量也在迅速崛起,那就是创业派。创业派的代表,从王慧文、王小川,到李开复、贾扬清等,这些都是成名已久的大佬或AI领军人物,拥有很强的号召力,而且不乏资金、技术以及资源优势,组建创业团队从0开始涉足ChatGPT,可说是开启了他们事业的第二春。

对于ChatGPT相关的创业投资机会,一般认为主要集中在两大方向:第一是研发大模型,直接对标ChatGPT,比如做中国版ChatGPT,同时在ChatGPT这类语言大模型之外还可以扩展到图片、视频等领域;第二就是将ChatGPT垂直应用到各个细分领域。

相比于通用派的不得不上,垂类派的顺势而为,创业派可能面临着不确定性,但同时也存在着巨大的机会,有着更大的野心。比如王慧文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求贤令,称要组队拥抱新时代,打造中国Open AI。王慧文也在北京设立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自己出资5千万美元。没过多久,老搭档王兴在朋友圈宣布,个人将参与“光年之外”的A轮投资,并出任董事。最新消息传闻,“光年之外”与AI架构创业公司“一流科技”已达成并购意向,交易将以换股形式进行。而此前担任搜狗CEO的王小川,也透露其正筹备的创业目标是打造“中国版的OpenAI”。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的做法,是成立Project AI 2.0公司,定位是AI 2.0全新平台和AI-first生产力应用的世界级公司。

更多的技术大牛,选择在原公司离职后,加入到ChatGPT创业大潮,并且有明确的计划。比如阿里前技术副总裁贾扬清就官宣,下一步的创业方向是AI大模型底层技术相关,目前融资已基本到位,资方包括国内超头部的投资机构。

创业派的争先涌入,或许还有着更大的价值和意义。这表现在:一方面是OpenAI的成功之路,在于其耐着性子、忍着寂寞去做长期的探索,甚至是不计亏损的巨额投入,最终完成了对ChatGPT调试工作,这让人看到了“慢工出细活”的心态,也极大提升了信心;另一方面是对大模型技术的创新上,这轮技术的革新正在快速迭代发展,在国内已经落后的情况下,如果只是照抄或跟随,那还是没有创新甚至可能踏空,还不如抢先一步,去布局人工智能的“下一站”,这也成了创业派的机会。

也因此,对于这一波国内的创业派,也多少带着技术理想主义,虽然充满变数,但也暗藏机遇。而且创业派所具有自由度以及试错空间,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这也是通用派和垂类派所不具备的,毕竟后两者来自商业的束缚太多。

当前,不少人将ChatGPT比作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iPhone,意味着ChatGPT只是个开始,将有更多超出固有认知的新事物出现,可能是聊天机器人,可能是“画图高手”,也可能是当前还想不到的应用,这才是创业派最大的价值所在。

结 语

目前,ChatGPT正在全球掀起新一轮人工智能研究、商用及创业热潮。ChatGPT仍有很多问题,比如事实检索性和复杂计算性效果差,无法实现一些实时性、动态变化性的任务等,尤其是中文语料库,更是成为ChatGPT难以逾越的壁垒,这也是中国AI企业的创新所在。

与此同时,国内通用派、垂类派以及创业派这三个路线派别的并行演进,各有一片天,但又殊途同归、相辅相成,最终代表的是中国人工智能的整体水平和格局。狂热喧嚣之后,我们亦需要具备一颗长期主义的心态,不用纠结暂时的落后和限制,正视差距、用好优势,在漫长的道路上持续探索、进阶。

关于国内布局类ChatGPT的三大流派及代表企业,来咖智库如下也作了一个初步的整理:

中国ChatGPT元年,三大“流派”浮出并行插图2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AI爱好者 » 中国ChatGPT元年,三大“流派”浮出并行

评论 抢沙发

欢迎来到AI爱好者

我们旨在打造一个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致力于为所有AI爱好者,创业者和使用者提供优质服务. 我们的宗旨是为广大用户提供免费解决方案,您可以通过问答形式提出与AI相关的任何问题.

AI社区AI工具

安全服务战略合作伙伴:麒麟盾 SCDN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