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国最大的
AI信息汇总平台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插图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插图1

站在科技的十字路口,ChatGPT珠玉在前,如何在其光芒之外辟出一条创业路?老炮里德·霍夫曼的AGI创业,或许对中国创业者们更有参考性。

撰文|蓝洞商业 赵卫卫

一个中年互联网老炮,作为公司创始人曾在互联网浪潮中有着骄人战绩,而体验过ChatGPT之后兴奋不已,躬身投入战局开始AI大模型创业,对AI充满乐观和积极的态度,瞄准的是成为未来万亿美元的公司。

拿到这个故事剧本的主角是不是很熟悉?

在中国,其可能是当下百川智能王小川或是光年之外的王慧文,也可能是Project AI 2.0的李开复或是MiniMax的闫俊杰,总之是在攀登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AGI)这座金山中,兄弟们各自努力,等待顶峰相见。

ChatGPT成为中国创业者们追赶的主要对象,但在美国,有一个ChatGPT和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光芒遮蔽下的隐秘创业故事,其示范出中年互联网老炮在AGI创业浪潮中的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

作为创始人之一,里德·霍夫曼曾先后将PayPal和Linkedin卖给eBay和微软,此后以投资人的身份灵活游走在美国互联网世界。

与马斯克一道,霍夫曼是ChatGPT母公司OpenAI的早期投资人之一,体验过ChatGPT之后,他兴奋的鼓吹AGI带来的变革,并与ChatGPT合作出版了一本《即兴:通过人工智能放大我们的人性》(Impromptu: Amplifying Our Humanity Through AI)。

作为OpenAI的董事会成员,他牵线搭桥推进了微软对OpenAI的注资,但在今年他退出了OpenAI董事会,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筹集了至少 2.25 亿美元成立创业公司Inflection,今年5月刚刚发布了聊天机器人Pi,要为每个人打造应对现实问题的个人AI。

站在科技的十字路口,ChatGPT珠玉在前,如何在ChatGPT和大厂的光芒之外辟出一条创业路?人要高调,事要低调,老炮里德·霍夫曼的AGI创业,或许对中国创业者们更有参考性。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插图2

下场之前,积极敲边鼓

「需要几个加利福尼亚人才能换一个电灯泡?」

「五个,一个人拧灯泡,四个人提供经验。」这是一个老式的英文笑话。

2022年7月,里德·霍夫曼作为Open AI的董事成员就体验到了GPT-4,他拿着这个笑话里的问题去问GPT-4,GPT-4给出的答案有严肃的版本,也有幽默的版本。

严肃的版本是,换灯泡需要一个检查员遵循正确的程序和使用适当的工具和设备,而如果灯泡居于危险区域时则要多一个人,以提供帮助和监督。

而玩笑的版本则是,换一个灯泡需要四个检查员,一个人扶梯子,一个人拧下旧灯泡,一个人拧上新灯泡,还有一个人要写罚单,因为使用了错误的瓦数。

里德·霍夫曼又让GPT-4按照维特根斯坦和美国喜剧演员杰瑞·宋飞的风格,给出了换灯泡问题的不同答案。

GPT-4流畅完整的回答,让霍夫曼兴奋不已,这是他跟ChatGPT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此后,他就在鼓吹ChatGPT带来变革和影响的路上一骑绝尘。

对公众敲边鼓最显性的代表,就是今年3月,霍夫曼出版了跟GPT-4共同撰写的一本《即兴:通过人工智能放大我们的人性》(Impromptu: Amplifying Our Humanity Through AI)。他把这本书比作一本游记,带着他跟GPT-4的互动问题,一起探寻通用人工智能的使用旅程。

书中最核心的观点是,ChatGPT代表的AGI是人类能力的放大器。

霍夫曼展示出了积极又乐观的一面,他认为就像衣服、汽车、眼镜、智能手机等产品构成了人类生活的一部分一样,人类成为如今的样子,很大一部分就是技术构成的,所以通用人工智能也将成为这些技术构成的一部分,而未来人类可能就跟现在离不开智能手机一样,离不开通用人工智能。

而事实上,比积极为ChatGPT敲边鼓更早的动作,是霍夫曼作为投资人参与了OpenAI的创立。

「当我在2015年有机会成为OpenAI的最初资助者之一时,我抓住了这个机会。它计划追求的人工智能愿景,感觉像是2002年激励我共同创立LinkedIn的目标的自然延伸。」霍夫曼在书中写到。

2015年,在加利福尼亚的一家意大利餐厅,霍夫曼会见了马斯克和奥特曼,讨论创立OpenAI。霍夫曼的风险投资公司Greylock Partners后来投资了至少 37 家人工智能公司,这是他偏爱的领域,所以自然也愿意对OpenAI下注,确保最强大的人工智能可以「造福全人类」。

霍夫曼为Open AI找到微软这个金主,才是霍夫曼为ChatGPT敲边鼓的最大功绩。

有着Linkedin被微软收购的经验,霍夫曼鼓励奥特曼与微软会面,以找寻企业合作伙伴。当时,奥特曼担心微软要为股东负责,可能会影响Open AI的使命和利润要求,但霍夫曼作为Open AI和微软的董事会成员,给了奥特曼一些建议,他模拟微软并激发奥特曼思考,双方关心和擅长的事情有哪些,微软不擅长的事情又是什么。

最终在2019年,OpenAI和微软达成了1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微软给钱也给了基础设施技术。虽然为了避免利益冲突,霍夫曼没有参与谈判,但此后的故事更广为人知,在微软的扶持下,Open AI发展成了行业领先地位。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插图3

「大公司和创业公司赢的比例,是五五开」

今年3月,就在ChatGPT火遍全球之时,霍夫曼避免潜在的利益冲突,从OpenAI非营利性董事会辞职,下场亲自做AGI。

5月份上线的通用人工智能聊天产品Pi,就是霍夫曼的创业作品,其来自初创公司Inflection AI,联合创始人还有谷歌DeepMind前领军人物穆斯塔法·苏莱曼和卡伦·西蒙尼安,首次融资就筹集到了至少2.25亿美元。

Inflection AI官网已经开始提供Pi的使用,用户可以通过自然语言与之交流,它介绍自己是「一个人工智能工作室,致力于为每个人创造个人AI」,尤为明显的是其强调,「安全是我们使命和文化的核心」。

在大模型创业潮中如何让人记住?首先就是找名人背书。

人脉广泛的霍夫曼显然深谙此道,比如看好AGI的比尔·盖茨就点名了霍夫曼的这家公司,他在一次旧金山的活动中说,「我对包括Inflection在内的几家初创公司印象深刻。」比尔·盖茨还认为,AGI会颠覆现在的互联网,这场人工智能技术大战的赢家中,大公司和创业公司赢的比例,是五五开。

而霍夫曼入局本身就示范出一种可能性:创业公司的机会不会比大厂小。多年后回头看当年投资Open AI等生成式人工智能公司,霍夫曼当时就知道:这些山上有金子。

其次就是找到与ChatGPT差异化的道路,智商拼不过,那就拼情商。

Pi官网的备忘录里提到,现在的Pi只是第一个版本,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它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工智能,它将帮助我们梦想、创造、学习、解决、规划和完成事情,可以是教练、知己、创意伙伴或发声板。

在播客中,霍夫曼也提到,通用人工智能不会取代人和人的交流,而其关键的能力在于帮助人和人的互动,诸如「能帮我解决你朋友惹你生气」的问题都是Pi正在做的事情,「很多人工智能都是高智商的人训练出来的,但你想要的高情商呢?这是Inflection和Pi正在做的一部分。」

本质上,Inflection还在初始阶段,其核心还是找寻如何通过AGI帮助人类提高增强自身能力,成为做任何事情的基本工具。

这不妨碍其找到区别于ChatGPT之外的差异化之路,联合创始人之一苏莱曼就曾表示,创立Inflection的愿景是制作一个可以应对现实生活问题的聊天机器人。

而即便Pi远没有ChatGPT在美国市场受欢迎,霍夫曼及其背后的Inflection还是开始了一种探索性的尝试,其本质上是一个公益企业(PBC),它要求企业和传统的公司一样经营,但有着更高标准的企业宗旨、可问责制和透明度。

霍夫曼认为,这种企业性质虽然不能解决传统公司所有的局限,但它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小步。

以公益企业的形式做大模型产品,霍夫曼的目标是,促进特定公益目的的方式运营我们的AI工作室,「开发利用人工智能的产品和技术,以提高人类福祉和生产力,同时尊重个人自由,为公众利益工作,并确保我们的产品广泛惠及当前和未来的几代人。」

这也是为什么Pi首先强调安全是我们使命和文化的核心,其背后的公司文化和价值观是:一个始终寻求反馈和批判性反思、专注于不断适应和稳步改进的文化。

在大模型创业路上,避免重蹈谷歌Bard的翻车事故,防范未知风险,放低姿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生存法则,这也是其给中国AGI创业公司上的重要一课。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插图4

性格高调与放低姿态

胖胖的霍夫曼是AGI的技术乐天派,凭借互联网行业的历练,他曾预言,通用人工智能将在两年内彻底改变行业,未来会在大语言模型领域诞生出万亿美元的公司。

霍夫曼主导了三个播客,最近频频受访,在舆论场上表达了通用人工智能未来的三个思考视角:

一个是行业助手,不论是在法律还是医学等领域,未来每个工作者都会拥有个人的人工智能助手,相当于平面设计师有了Photoshop;

第二个是研究助手,通用人工智能即时性生成的答案,即便偶尔会出错,但即时性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则是产品和服务的改变,在B端市场会带来效率的大幅提升,比如客服们更容易与客户建立连接和帮助。

他还认为,当下对通用人工智能存在的风险有夸大之嫌,他不认为通用人工智能会引发失业、经济混乱等种种潜在问题,因为明显的解决办法是提供更多的技术和更大的模型,「解决方案存在未来,而不是信奉过去。」

中国的AI大模型市场不乏口水战,美国也不例外。即便是昔日共同创立OpenAI的伙伴马斯克,霍夫曼也不吝批评。

马斯克在今年3月呼吁全球暂停研究比GPT-4更高级的人工智能,为期6个月,与之一同签名的有千名专家学者。霍夫曼认为这些公开呼吁是善意的,因为防止技术的负面影响很重要,但马斯克的出发点可能是出于自身利益。

「其他人都慢下来,所以我可以加快速度」,这是霍夫曼对马斯克的动机揣测。在霍夫曼看来,马斯克总有一种「我必须亲自打造它」的想法,「你看看他用SpaceX和Tesla做出的成就就知道,其有一种「只有我做才会很棒」的方法。」

批评归批评,利益归利益,在现实面前,最稳妥的策略就是顺应变化,爱唱高调的霍夫曼或许也不得不低下头。

就在5月30日,一项引发行业震动的签署声明出现了。包括Open 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在内的300多位行业专家学者联名发布了「人工智能风险声明」,简短的声明只有一句话:「减轻人工智能灭绝的风险应该与流行病和核战争等其他社会规模的风险一起成为全球优先事项。」

这项声明没有提出具体的目标,而是希望展开讨论,为通用人工智能技术可能带来的风险做好准备,这也意味着对通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全球风险共识已经在凝聚。

在声明中,中国方面的专家和研究者主要集中在学术界,包括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张亚勤、清华智能产业研究院(AIR)助理研究员詹仙园、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教授曾毅等,目前这项签名还在不断增加,但尚未公布中国主流商业公司研究人员的参与。

里德·霍夫曼也没有出现在这批名单中,但同为Inflection AI的联合创始人,穆斯塔法·苏莱曼是签署人员之一,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公司对这项声明的认同。

霍夫曼和Inflection是当下观察通用人工智能领域和大模型创业潮的代表之一,Pi暂时还不支持中文,要想追赶ChatGPT,显然还是任重道远,而霍夫曼性格中的高调,和Inflection刻意放低姿态,恰恰说明,利益和风险是攀登ChatGPT这座金山的最大变量。

欢迎免费使用GPT对话,感受ChatGPT的魅力!AI爱好者 – 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 (aiahz.com)

长按扫描二维码进群领资源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插图5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AI爱好者 » ChatGPT创业,王小川、王慧文当学霍夫曼 

评论 抢沙发

欢迎来到AI爱好者

我们旨在打造一个最具实力的中文AI交流社区平台,致力于为所有AI爱好者,创业者和使用者提供优质服务. 我们的宗旨是为广大用户提供免费解决方案,您可以通过问答形式提出与AI相关的任何问题.

AI社区AI工具

安全服务战略合作伙伴:麒麟盾 SCDN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